江歌案|陈世峰落泪向江母道歉 江歌母亲闭眼摇头

北京时间综合 2017-12-14 15:18
[摘要]


江歌案庭审第4日:陈世峰接受盘问>>

陈世峰接受控辩双方的盘问:刘鑫把江歌推出去

江歌案庭审第四日:被告陈世峰将接受控辩双方的盘问。今天上午的两个阶段、下午的第一阶段庭审是陈的律师问话,下午的第二、三阶段是检方询问。

陈世峰表示,江歌倒下之后,刀还插在脖子上。他拔出刀,血沫涌出。他曾试图用袖子止血,但1-2秒之后决定继续捅刀。捅的时候,江歌没有发出声音。

除了担心江歌没死会带来巨大的医药费负担,陈世峰也承认,因为刘鑫在屋内没看到过程,也是他杀人的动机。但根本原因是“我对于恋爱和人际关系的认知和处理上,有很大问题。如果自己当时不纠缠刘鑫,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陈世峰:日本的治安以前很好,最近变差了,我没想到我也是原因之一。对此,我“羞愧难当”。对于中日之间的观感有可能因此受到影响,我“有负罪感”。

陈世峰的律师问陈想对江歌和刘鑫说些什么,陈:真的真的对不起,此生无法原谅自己。然后看着江妈(此前庭审一直没有看江妈)说: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对自己的憎恶我真的、真的对不起。

陈世峰下午继续出庭,说江歌倒下之后,他觉得自己“完蛋了,彻底完蛋了”,学也上不成,跟杀了人没什么区别;如果江歌活着,还要承担巨额医药费,父母压力会很大,不如杀了她。于是又继续刺向江歌。

陈世峰庭上落泪忏悔:陈世峰的律师问陈有没有考虑过江歌和江妈的心情,陈世峰说:江歌一定不想死,一定还想见妈妈,一定希望有人救她。而江妈养育了江歌24年,肯定恨死我了。说这些话时,陈世峰和他的律师同时落泪。

江歌母亲听到,闭着眼睛摇头。陈世峰说写过很多次道歉信给江歌家人,律师让他提交,但是“现在站在法院上,这是我唯一和江歌母亲的见面机会,我想当面跟她道歉”。

江妈妈带上法庭的江歌照片

庭审重点>>

1,陈世峰案发当天去洗衣服的情况

法官询问:为什么只带4000元日币?

陈世峰回答,为了不带钱包,就从钱包里抽出了几张日币,只是为了洗衣服。辩方律师想以此证明这次出行是没有计划性的。

2,关于乘坐公交却没有使用公交卡的问题

陈世峰在当天使用了公交单程票,因此行踪没有记录。他在庭审中表示,因为公交卡在钱包里,当天没有带钱包,所以买了单程票。

3,当天为什么要去江歌家?

陈世峰回答,是为了和刘鑫缓和关系,通过和江歌聊,想要江歌能够帮助自己。

4,如何发生的冲突?

在什么时候去找刘鑫的问题上,陈世峰做了详细的回答:他在三楼等待的时候,看到了刘鑫先行进入家中,然后在江歌准备进门的时候,他才去找的江歌。在江歌半个身子进门还有半个身子在门外的时候,他上前轻轻拍了一下江歌,江歌发出了“啊”的一声,陈世峰就捂住了江歌的嘴,示意她保持安静。此时刘鑫在屋里问,“三叔你怎么了?”陈世峰说自己着急,捂住了江歌的嘴,又抓住了她的脖子,想要把她拉到三楼。此时江歌就抓了陈世峰的脸和脖子。

陈世峰说,这个过程中,门一直是处于半开的状态。

4,在江歌家门口的情况?

陈世峰说,刘鑫把江歌推了出去,说了一句“江歌你坚持住我害怕”,但事后陈世峰想了一下,当时刘鑫说的应该是“你接住”而不是“你坚持住”。

5,刀是哪来的?

陈世峰说,白天他曾在刘鑫打开包拿钥匙的时候,在她的包里看到一个东西,当时没看清,后来回想起来,觉得是刀。

6,关于威士忌酒的问题

陈世峰回答,自己曾经在刘鑫住的地方看到过酒,刘鑫当时告诉自己,这个酒是江歌的,所以他就以为,江歌爱喝威士忌。所以他就买了威士忌,想通过和江歌喝酒聊天的方式来缓和关系。法官还问陈世峰,为什么买酒用了三分钟?陈世峰回答他对酒并不熟悉。

7,法官问陈世峰为什么会在三楼?

陈世峰回答,因为刘鑫告诉他,江歌在居酒屋打工,晚十一点才到家。他知道刘鑫十一点下班十二点才到家。他想在刘鑫回家之前就见到江歌。当天一直到了十二点他也没见到江歌,他担心刘鑫先回来就躲在了三楼。

8,眼镜的问题?

陈世峰回答当天没戴眼镜,检方认为他不戴眼镜可以隐匿行踪。对于如何看清刘鑫和江歌的问题,陈世峰回答因为在白天见过她们,一个全黑一个全白,非常显眼。

9,法官问,如果你想杀刘鑫,你会怎么做?

陈世峰回答,我会在二楼门口的地方,在刘鑫要进门的时候。所以我没有想要杀刘鑫。

10,陈世峰主张江歌先刺了他,眼睛和下巴,陈世峰一直在用双手夺刀。

“我觉得自己松手,刀会刺向我,所以没有松手。我觉得自己能在掌控住局面”。陈世峰主张自己是划了江歌的脖子,江歌就迅速倒了下去。“在夺刀过程中,江歌好像突然没力气了,手一松,刀就划到了江歌的脖子。”

陈世峰与刘鑫证词不一>>

1、关于凶器

被告陈世峰在法庭上否认部分罪行,认为自己是杀人未遂罪,并陈述凶器的水果刀是刘鑫从房间里拿出来递给江歌的,并且迅速关上了房门。

刘鑫表示,刀不是自己的,自己从未递刀给江歌,家里只有两把菜刀。

辩方律师首先通过东京律协取得凶器水果刀制造公司的协助,出具证明确认:江歌住所生活圈内的中野区有5家百元铺可以买到该款水果刀;另外,在江歌和刘鑫经常经过的新宿车站,也有3家百元铺出售同款水果刀。

辩方律师随后出示申请调出的鉴定书,称现场遗留的刀柄前端塑料部分,用棉棒提取的附着物上检测出人的血迹。而对刀柄表面用棉棒提取的附着物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不能证明存在血迹。

2、关于“锁门”

据陈世峰的律师说,江歌用肘部多次按门铃,但是刘鑫都没有给江歌开门。

检方公布了警方当天接到的报警电话录音,录音中,能听见清晰的门铃声一直在响,同时伴随着悲鸣声。打报警电话的刘鑫显然非常慌张、害怕,断断续续地说除了江歌的地址,和“我害怕、快点来”。录音中,警方问刘鑫:“你锁门了吗?”刘鑫在电话中用日文回答:“是的。”

这与刘鑫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表述显然是矛盾的。刘鑫曾说自己并未锁门,并且不知道屋外所发生的事情。

刘鑫视频出庭。对于接警报告里写的“门锁了,不要骂了!”,刘鑫说是“怎么门锁了,不要闹了!”,并说“怎么”在接通电话前,警方没录上。 她说自己当时进屋换裤子,还没换完就听到尖叫,然后提着裤子到门口,试着开门,开了一条缝,20厘米左右,又被很大的力量推回。

刘鑫表示并没有说自己把门锁上了,她以为门是外面锁上的。她说的是:“怎么把门锁了?你不要闹了”,并说,“怎么”是在接通电话前,警方没录上。而检方提供的录音证词是:“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当时的话里没有“怎么” 二字,不是疑问, 而是命令。

陈世峰否认故意杀人>>

1、陈世峰是否有计划性行凶

辩方律师还出示证词,证明事发当天,陈世峰离开江歌家后,乘坐出租车,但身上仅携带4000日元。出租车司机建议他到附近便利店取钱。陈世峰照做。辩方以此证明陈未携带足够现金,没有事先预谋。

辩方律师还出示陈在高岛平住所附近的监控视频,证明陈世峰出门时,有时戴眼镜,有时不戴眼镜。

辩方律师认为,据此可证明陈世峰行凶并非具有计划性。

辩方律师有两项证据调查请求遭检方和法官以出证理由不充分为由拒绝。

法庭速写

2、陈世峰携带换洗衣物的说法:

辩方律师还调出证据,证明去年11月2日,陈世峰出门后,曾边在家附近的高岛平路上行走,边用日语“干洗(クリーニング)”在手机中检索干洗店。在附近共搜出4家干洗店。

辩方律师解释说,陈当天出门是为了找干洗店洗衣服,这也是他不从更近的三田地铁线高岛平站或西台站,而是从更远的莲根站上车的原因。

此时检察官提出异议,称辩方律师所做解释超出说明证据的范围。法官认可。辩方律师停止做进一步解释。

3、陈世峰的杀人动机

陈世峰承认曾恐吓刘鑫,不复合就将其裸照公开。

陈世峰坚持否认故意杀人,称与江歌在搏斗中不小心将刀刺到了江歌脖子的动脉上,应该定性于误伤。陈世峰方称因为怕赔不起医药费,才连刺多刀将江歌杀死。

大东文化大学,刘鑫和陈世峰就读的学校

陈世峰始终面无表情>>

庭审开始到现在 陈世峰一直很平静

过去三天,陈世峰在庭上一直很平静,偶尔才和律师低声交谈。

陈世峰身着深蓝色的长袖衬衫和灰色的长运动裤,从始至终都很平静,脸上几乎没有一点表情。只有在江歌妈妈进来的时候跟她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向过江歌妈妈了。

“你不要以为他会有我们想象中的一点点怯懦、忏悔的样子。”郭芸说,“一年了,他早就成滚刀肉了。他的脑子只会越来越清晰,一切都是为了活命。”

至于陈世峰的律师,可能因为同是法律行业出身,郭芸表示很认可他作为律师的能力:每一句话都问得在点上,“这律师费没白花”。

另外,郭芸还注意到,第一天上午庭审结束之后,有些媒体把陈世峰律师的单方陈述直接作为事实发布的行为。“这些人怎么能没有法律常识,还这么不负责任呢!”郭芸说。

一位案件的旁听者表示,“下午三个小时,是她(江歌的)妈妈最难受的三个小时。因为(庭审中)一直在反复讲她每一个伤口的情况。她妈妈几次趴在桌上哭。我也注意到陈世峰的表情,他应该也受到了(良心的)谴责吧。他咬着牙低着头,他自己也不愿意看屏幕上那些伤口。”

疑似押送陈世峰的车辆

陈世峰父亲提交谢罪文>>

他小时候很懂事,是全家人的希望

中国留学生江歌日本被杀案在12月13日进入庭审第三天。因陈世峰的证人未能按时出庭,上午的庭审只进行了20多分钟就结束了。陈的律师提出30项辩护理据,其中包括:江歌寓所附近有5家刀具店,邻近的新宿也有3家。辩护方还是想强调,刀具是刘鑫递给江歌的,不是陈世峰的。

陈世峰的律师在庭上强调:1.江歌和刘鑫的生活圈有至少8家刀具店,刀不是陈世峰的;2.陈世峰寓所附近有4家干洗店,当时他是想去洗衣服,而不是带着衣服跑路;3.凶器刀柄处DNA验出人类血液;4.律师提交了陈世峰父亲的“谢罪文”。

陈世峰父亲在道歉信中写到,陈世峰平时是个认真学习,成绩良好,生活态度也不错的孩子,他小时候很懂事,是全家人的希望。信中还向受害者及家属表示道歉。道歉信落款为2017年7月10日。

日本没有死刑>>

江母:我要知道能判死刑就不去努力了

此前,江秋莲的律师助理井上秋对南都记者说,“日本现在还有死刑,但日本的刑罚从原则上来说要比中国轻得多,嫌犯被判处死刑的可能性不大。本来日本就是个不提倡死刑的社会,虽然没有废除死刑,但想要嫌犯被判死刑,是要犯下非常严重的罪行。在这次事件中,凶手就是杀了江歌一个人,如果同一事件被害者两人或以上,这样被判死刑的几率会高一点。”

井上秋说,“非常理解江歌母亲的心情,但日本法律就是这样。杀害江歌的凶手连被判无期都‘很困难’,更多可能是被判20年有期徒刑。”

针对这个问题,江秋莲表示,“我要知道能判死刑,我就不去努力了,正是因为不确定,我才这么努力地在做。”至于案件的民事诉讼和索赔问题,江秋莲表示已考虑对陈世峰的民事索赔,但不包括刘鑫,同时将把这一切交给律师处理。

江秋莲还说,“我能做的,都尽可能给女儿最多,遗憾是她所有梦想都没有实现。我不后悔她来日本留学,留学不是她死亡的必然原因。”

  • 版权所有: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未经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发布。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广播电视台:信息公开

    网站及APP广告咨询:020-26188483 zyy@grtn.cn 广告刊例价(试行)

  • 粤ICP备1407147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5119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