俎江涛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2016-06-08 17:41
[摘要]

俎江涛,他主持过的节目太多了。这位出镜率极高的主持人,有人叫他俎老师,有人叫他江涛,但他挺喜欢大家叫他老俎。

“我管叫你大叔行吗?”

“你管我叫大爷都行!”

现场准备录制节目的老俎

虽说老俎的样子算不上满脸胶原蛋白,但这位大叔气质儒雅,看着还真不好意思管他叫老俎,况且老俎说“老”也不算老。老俎是陕西人,但他来广东已经有22年了。“前24年在陕西,后22年在广东,对我来说是有两个家的。一个是故乡意义上的家,另一个是理想意义上的家园。”这不禁令人好奇,什么样的理想才能让这个“老陕西”离开故乡,南下来到这片完全陌生的土地?

出镜出得多,观众的潜意识里更多将他认知为是一位主持人,但老俎说:“我现在还是记者。”从94年12月频道开播直至今日,他从来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主持人,“其实主持人也是记者的一部分。”但是你很难想象,老俎这种对记者、对新闻行业的坚持和热爱,竟然是从小学的时候就开始有了。

“为什么会进入这个行业?”

“我对这个行业对新闻的热爱是从小学五年级就有的”

“是怎样的际遇让你有了这种想法?”

“那时候我有个表哥在新华社工作。小学暑假他带我去了北京,他去工作我就跟着玩,住在新华社总社,我对记者的印象,还停留在他们去采访的时候,看着那里面走出来的记者一个个飒爽英姿满腹经纶,看起来可神气了,再加上他们所做的事我认为是有价值的,既神秘又新鲜,这就是最初的印象。”

那次经历就让老俎对新闻行业开始有了自己的想象,在心里埋下了这颗种子。到后来的大学有意识地选择了读新闻专业,选择西安晚报、电台这些新闻单位去实习。“真的接触了新闻工作之后,我意识到,这种工作真的是有价值的。”大学毕业的时候,还是国家包分配的年代,当时的老俎被分配到了陕西人民广播电台行政部门,“我那时候不甘心,我就想怎么办呢,虽然也在媒体行业工作,但做的不是我想做的事,新闻理想还在那儿支撑我呢,后来就申请到第一线去工作”说着说着,他自己都笑了“如果那时候这新闻理想变了,说不定我现在是什么政治处的处长了。”

“然后就去了第一线了吗?”

“申请同意过后,就去了陕西人民广播电台《农村天地》节目”

“啊?你在这节目是做什么的?”

“我还记得,我的第一次采访是采访气象局,主题是天气变化对农作物的影响。我写的第一篇稿也还记得,是如何养猪,拌猪饲料。”

老俎觉得这些经历对他影响很深,在他看来,这是农业大省的农业节目里的锻炼,现在回想觉得那个起点已经挺高的了。

“有机会到一线了,为什么还会来南方?”

“哈哈哈,我是被‘蛊惑’来的”

当年在媒体行业算得上是件轰动的大事——广东要成立一家电视台“广东经济电视台”(也就是如今广东经视的最早前身)。据老俎的说法,那时候成立台的消息登上了两个大报,一个是“中国青年报”,另一个是“羊城晚报”。老俎甚至还记得当时将他“蛊惑”过来的广告词:“年轻的台,年轻人的事业,广东经济电视台面向全国招聘记者编辑主持人及各类电视专业人员……”“那时候跟我一起来的,几乎是来自全国各省的,那样的组合真是朝气蓬勃,有点像电影《大浪淘沙》的感觉。”

在别人眼里,他丢掉了稳定的工作,选择了未知的未来。但年轻的“小俎”想法很简单:“这是改革的前沿阵地”、“看到了一种趋势”、“这个地方可以试一下”、“做的是自己想做的事”,至于什么工资住房一律都没想。当时要过来,阻力还不小,那时候要办个调动也不容易,还是家里人给了一万块才调动了(这在22年前可是一笔巨款),义无反顾的就来了广州。

“南下的时候那么义无反顾,这些年来,有后悔过吗?”

“有后悔过,还掉过眼泪呢!”

用老俎的话说“那是九头马都拉不回的状态”,就认定了这个地方必须要来的。但来了广东之后,人生地不熟。来到才知道,条件也挺艰苦的,十个人一间宿舍,环境也挺差,工资也不够生活。按老俎的话说“当时比较单纯,只为一个目标来,其他东西看不见。如果当时不单纯的话,可能会有另外的选择。现在只能说:单纯让人有力量吧!

有段时间他心里是不舒服的,一直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来?”没有人为他铺路,没有亲戚朋友,只怀着一腔热血来到南方的他,刚到来还得接受一段非常长时间的学习培训,也没办法来了就马上放开手脚施展自己的能力。最难过的时候,甚至默默掉过眼泪。“一开始工作开展的不顺利,但是台一开播之后,影响力还是蛮大的。当时播出的节目、我们的观点、演播的方式在当时还是很新的,之后的工作就慢慢被认可了,出去以后也开始有人认识了,那个时候就慢慢地认定了自己的选择是有价值的。”

现在回看那段生活,老俎是这样的心态:“也许每个人心中都存在这种踏空的感觉,你有踏空以后,对后面的步伐才有期待,等你踩实了以后,你的幸福感、稳妥、成就才能对你更加有回报。如果没那个踏空,现在的获得就没有

“网上很多对你的描述都是“一个追求生活品质的人”,你觉得自己是吗?”

“其实我只是个随遇而安的人”

生活中的老俎,是一个连手表都不戴的人,他对生活的追求并没有太苛刻,包括在消费时,他更情愿追求品质,而非什么名牌和奢侈品。就连出行,他大多时候都是选择公共交通,就算是打车软件,他也会尽量选拼车。“如果不赶时间,我一定是选择地铁公交加走路。”

“为什么喜欢公共交通?”

“我也不知道。我认为能够少占用点资源我就是有幸福感的。”

“这幸福感的概念跟大部分人不太一样,别人好像更多是追求舒服?”

“有的人觉得开车舒服,我反而觉得开车不舒服,没停车位啊,路怒啊,又费油啊。”

“有没有试过在公车或地铁上被人认出来?”

“有哇”

“那人家什么反应?”

“他就这样诧异地看着我,脸上就写着——‘你怎么还坐这个?’那我为什么不能坐啊?”

可能会遭遇所谓的“尴尬”,但是在老俎看来,不就是一个眼光,也就那样过去了。这大概就是一个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吧。“起早点,坐在公车上看看风景,然后只花2块钱,我觉得挺好的,坐地铁的感觉也挺好的。”这也许也是一个人价值观的体现,对于老俎来说,节省资源是一件更有价值的事,他就愿意去做。

就像问到“车”的问题,老俎又给了不同的回答。

“你是爱车的人吗?”

“那当然。我对很多车都有了解,我会跟人家推荐,这个车款好越野,这个车款舒适豪华,最后自己买了一个中庸,实用的车。”

主持百度车典颁奖典礼

但是话锋一转,他又说,将来还是要买辆越野车的。虽然对奢侈品没什么要求,但是他认为人对精神方面的奢侈是不能够缺的。“有一天有辆越野车,我会到处走一走,中国很多边远城市我还没去过,包括广东很多山区和边远地方我都还没去过,我是真的想去的。将来有时间一定会多出去走一走,无论花多少钱,我认为这是有价值的一件事情。”至于这个“价值”是什么,老俎用一个“人”字做了一个形象的解释:“人字有两笔,一笔是精神,一笔是物质,二者交融,构成了我们的一生。但是精神这一撇应该比物质这一捺长。虽然我们不是富翁什么的,但是我们有可以享受生活的能力就去享受。”

“就像上周我们带着摄制组上了“加勒比游轮”,我去了之后就被这个游轮洗脑了。因为感受过确实觉得这是一个性价比很高,很适合家庭聚会的旅游方式。去完我的第一感受就是要带上我的家人上游轮。人是应该感受一下这些平时大家没有时间感受的,这就是我认为的有价值。”

5月老俎提前体验经视推出的加勒比游轮

“会有所谓的中年危机吗?”

“有个老大姐说我长着一张不成熟的脸,对,我内心也不成熟。但我认为就是不成熟,导致我想问题比较单一,心理负担没那么大。”

老俎认为自己心理年龄也就30岁左右,特别有时候跟一些中学同学突然取得联系,一加微信一看,“哎呀怎么老同学变成这样了?”

但真的谈到说到中年危机,一个笑称自己心理年龄才30岁的人,还是承认了:自己有时候会有点感觉的。“我已经奔五啦,快到自知天命的年纪了!”但刚承认完,他又是不太在乎的表情:“但我也不在乎,想当年还想奔三呢,往以后想还要奔六呢。”

虽然老俎自称自己心理年龄30岁,但在看待大环境变化的问题上,他的思考远比“30岁”要成熟和理智。

给学生开讲座的老俎

“你怎么看待这个互联网时代那么飞速的变化?”

“如果时间再往未来推一百年,你又会怎么看待现在?”

老俎这个“毛病”特别有趣,明明是一个“被采访者”的人,但他每听到一个问题总要反过来问“采访者”,以便去打开这个彼此的想象空间。在老俎看来,现在这个时代就是个过程。他用过去来比拟现在“人们当年发明了蒸汽机,干掉了人工;发明了电,干掉了蒸汽机内燃机,现在发明了互联网,把很多传统行业干掉了,将来还有什么?所以它一定就是一个过程。既然是时代发展必然产生的东西,那我们要做的事情也很简单:要学习,要应用。”说着说着,果然这个老电视人还是喜欢把问题引回媒体行业“我认为媒体提供的东西要有质量,无论在互联网时代还是什么时代,除了供给侧以外,还要有工匠精神,我就把新闻当产品来看待。”

“你认为自己是什么样的个性?”

“我认为我是一个没有什么个性的人,因为周边有个性的人太多了,特别想表达自己的个性,反差之下,我就是一个没有个性的人。”

老俎所理解的个性:是表现在人对一个事物有意见有看法。

但在他看来,所谓“个性”应该是“不破不立”。如果“破”了,就得“立”起来,如果只“破”,在他看来,这不是个性。

“你理解是什么意思吗?”(是的,老俎又双叒叕反问了)

“……”

“比如一个社会现象出来了,你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对这个事情产生评论,你把一个东西说的一无是处,但你认为应该怎么做呢?我认为这个建设性才是个性。”

接着老俎又重复了一次“我的个性就是没个性。我认为最重要的个性是对后面事物的建立上。不仅仅是在破,而是在立,那就是:你要破,你就得先想到一个立的标准,那么在立的见解之前,破是不是最好的方法,对吧?”

老俎这些年来,做过的节目确实很多,法制节目,财经节目,综艺节目,民生新闻节目,就是各种经历,让他发现了,节目上偶尔对于一些现象和有关部门的做法进行痛批,这或许不是最好的方法。尤其是在这个互联网时代,价值多元化。现在的人不会像过去一样,《焦点访谈》里说了什么可能就会引起一股思潮。“不破不立”是老俎对“个性”的一个思考。或许是自谦,他不愿意只会“破”,而不能“立”。

老俎说:“单纯让人有力量”,让人想起麦克阿瑟将军说过:“真正的伟大是单纯、真正的智慧是坦率、真正的力量是温和。” 老俎是个怎样的人?大概就是这样一个单纯、坦率、温和但有力量的人吧。



  • 版权所有: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未经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发布。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广播电视台:信息公开

    网站及APP广告咨询:020-26188483 zyy@grtn.cn 广告刊例价(试行)

  • 粤ICP备1407147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5119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