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鹏

广东经济频道 2016-11-04
[摘要]


宋鹏:阴差阳错也挺美好经视名人馆

这是“经视名人馆”的第五篇推送。今天要讲的这位主持人,你可能在少儿节目里见过他,可能在综艺节目里见过他,可能在新闻节目里见过他。没错,宋鹏就是跨界跨得这么广,但他却形容自己是“阴差阳错”入了行。

现在在《经视报告》里你经常能看到的宋鹏

“上网搜过你的资料……”
“哎哟,那真是见了鬼了!”

如果说让你猜猜宋鹏在当主持人之前是做什么工作的,你可能猜破脑袋都猜不出来。他曾是一名幼儿园老师。当年南方少儿频道和香港迪士尼合作一个新节目,面向全省招少儿节目主持人。“那时候我在幼儿园已经做了两三年老师,我已经觉得很闷了,知道这个招聘,觉得这事也挺好玩的,就想去试一试而已,也没想着能录取的上。”宋鹏回想起那时候自己还是个月光族的年轻小伙,当时跟同事借了300块,就来广州面试了。他还记得,那是他第一次来广州。

那个年轻小伙儿宋鹏

而最有趣的是面试的过程,宋鹏是一边面试一边否定自己。“面试第一轮有一两百人,我一看真是见了鬼了,都是俊男靓女呀,学播音主持的,穿得也很时尚啊,我记得那时候还有严彦子。”这个完全业余的选手,参加完一试就“自我放弃”了,吃午饭的时候还直接将自己的面试档案丢在了麦当劳。他打骨子里不认为自己能在一群专业选手中脱颖而出。

可事实却让他很意外,“没想到居然进了第二轮!我发现我那个档案的本子没了!又赶紧跑回麦当劳拿。还好麦当劳‘拾金不昧’给回我,幸亏没当垃圾给扔了。”随后的三轮面试,他至今印象都很深刻。面试的内容是:让一群小孩使劲“搞”这些哥哥姐姐。这对宋鹏来说,那可是他的职业优势,搞定一群“熊孩子”对一个幼儿园老师来说不是难事,于是他就过关斩将通过面试,“阴差阳错”地入行了。

这么帅的幼儿园老师确实少见

所以他最终还是成为了主持人

“你怎么看待这种阴差阳错?”
“这世上有很多阴差阳错,美好的地方在于:

你可能半推半就地就实现了”

从一个幼儿园老师跨界到主持人,宋鹏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我就问自己,做主持人是不是你喜欢的?我觉得是。你向往吗?我告诉我自己,是向往的。”

本以为阴差阳错入了行,宋鹏的星途应该挺顺畅的。但事实却非如此,节目夭折,录了7期全部没有播出,宋鹏于是回到了深圳继续当幼师,甚至还当上了幼儿园园长。“那时候当了园长也还老想着广州这事,觉得这有意思,这会让你的生命不同。”于是他就主动打电话给那位只有一面之缘的少儿频道的领导。而路也不像原来的顺利,少儿频道那时并没有岗位,宋鹏要是想去,只能当临时工。说起来,宋鹏自己都觉得神奇:“那个时候好像年轻就有很大的勇气,愿意去突破和改变。”所以就算“吃亏”,他也放弃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来当一个临时工,从月薪5000变成1000,这样的日子他熬了大半年。

或许当年那个月光族小伙还不懂权衡,就阴差阳错入了行,“但我现在想,觉得那时候的选择是对的。趁着年轻,可以多尝试一些东西,进入电视台之后也觉得确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你定义里什么是快乐?”
“所有的改变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那就是让我快乐的。”

谈到“快乐”的定义和标准,这个中年男人好像一瞬间变成了个大男孩,回答变得很纯粹。比如说他现在一年大概读10本到20本书,他希望接下来能翻倍,读40本。“这就是不断进步,这种实现一个阶段性的小目标,再完成一个大目标,这就是让人快乐的事呀!”

他快乐起来,更像个大男孩

“最近在看什么书?”

“这个星期开始在看王跃文的《大清相国》,再之前就看《冰与火之歌》,你看!我看的书就是这么无聊。” “看书在你生活中占据重要的地位?” “看这些书我是可以废寝忘食的,平时就会翻一些杂七杂八杂文集,我觉得总是有那么一些书,会让你放着但从来不看的,比如说《资本论》,看了两页看不下去了。但有些书可能放着我会经常翻。” “比如什么书?” “比如《新华字典》哈哈哈哈,其实周而复始翻的东西不多,小说我可能会翻个两遍,最近有回看林语堂的《老子的智慧》。”

宋鹏特别实诚地说,老子的东西,自己没看太懂。“但我对看不懂的东西习惯性是:看不懂没关系,看多几遍就懂了。”他所谓的没看懂,是认为没有把那些完全形成自己的东西。他以“当有一天我不看别人的注解版本就能看懂老子的东西”为标准,他相信:读书百遍其义自见,等他真看明白了,他甚至想自己写写跟老子有关的东西。

“快乐”之于宋鹏好像很简单,连减肥都是件乐事。“我最近发现自己该减肥了,就在手机上下了一个软件,叫‘轻’,里面那姑娘身材特别好。”说到这里他就乐呵呵地笑了,“我跟着那姑娘练,坚持了一个星期。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快乐。”过去在综艺节目里看到的宋鹏,好像什么项目都敢玩,但实际上他什么项目都不行。

录制《全民放轻松》时期的宋鹏

“我是任何体育运动都能讲出比赛规则来,但是我任何体育运动我都不行”不管热门冷门的体育运动宋鹏都有了解,甚至还能讲出历史起源,但是当你问他:足球踢得好还是篮球打得好?他会这么回答你:“见鬼,我连羽毛球乒乓球都打不好!”而他之所以觉得快乐,是因为他自认是个懒人,一个懒人能够战胜自己,跟着一个软件坚持锻炼,这是一种成就感,也是一种快乐

可能你觉得宋鹏一点也不胖,但对比一下过去……

“你老说自己中年人,其实你几岁?”
“我83年出生的,

网上写87,也不知道谁写的!”

87年和83年看着似乎差别也没有很大,但中间其实隔着一道鸿沟的,那道沟叫“三十而立”。

“我迄今为止一直认为自己当初进电视台的选择是正确的,我也钦佩自己在20岁出头的时候有这种勇气和尝试的精神。” “现在还有当初的勇气吗?” “感觉今天的我应该没有了。人到中年有所谓这种责任感,不可以毫无顾忌地去放弃一些东西。”

这让人很惊讶,一个名人居然会坦荡荡地承认自己“没有当年的勇气了”,这对一个中年男人来说,似乎本身就是一件很需要勇气的事情。但或许这对意味着的就是他口中“人到中年”的责任感。

“往后艺术生命还有30年,还想去选择新的东西吗?”

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宋鹏又一次袒露自己那些真实的阶段变化。

刚入行的时候,他就觉得新鲜好玩,甚至在那个时候觉得有个明星光环。

而到了26岁时,有人会问他“你为什么参加这个活动?”他会直接说“为了钱。”

可到了今天,他反而不再那么觉得了,“我现在虽然做新闻节目,但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新闻人。我做了七年的少儿节目主持人,做了2年综艺节目主持人,现在做了2年的新闻节目。我以前做过导演,编导,但我没做过记者,所以我觉得我不算是个新闻人,但我至始至终认为,人应该怀揣着一个改变什么的理想。”他回数自己每天的工作:每次主播都要自己去写串联单,导语和新闻评论,每一次他总是带着这样的希望在写新闻“我们的节目叫为百姓发声,当我们真的发声的时候,是否有改变些什么?”

电视机里的宋鹏

“你想改变什么?”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

眼泪少一点,后悔少一点,不幸少一点

倘若这种话在别人嘴里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有点作。但是当你在这个一点也不会掩饰自己的人嘴里听到这话,你似乎很容易就能感受到,这是他的心里话。

聊到改变的话题,会发现宋鹏根本就是个“新闻人”,因为他三句不离本行。“当我们看新闻节目的时候看到这么多人那么惨,难道不会想着去改变些什么吗?” 有人认为,做新闻的人很可怜,每天都要接触那么多“死人冧楼”的事情。对于宋鹏来说,正是因为要接触这些负能量的东西,才有了要改变的信念。

“我们节目每个月至少有一条新闻是小孩卡在安全窗,每条都不同原因,父母不在家,下班晚,奶奶看电视看傻了等等。最近发生了三单,这三单都是万幸,孩子没有出事。”但他严肃反问:有多少孩子是因为家长疏忽教育出事的?但家长没有一个承担责任!当他举出新闻案例时,闻者才会惊觉自己缺乏了这样的意识。因为今天的宋鹏做着民生新闻主持的岗位,所以这成为了他想改变的事情。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一直以来,大家总是很难在自己本职工作耕耘出成果,这也是他想改变的事情。“我是个很感性的人,我也希望自己变得趋于理性。” 所谓“理性”,在宋鹏定义里,就是有把一件事一件事分开的能力。

在他眼里,不足的事情太多,所以他想改变的就有很多,这些听起来像是一个个愿望,但他都会将这些愿望折射到自己身上,折射到自己的工作中,他希望通过自己在节目里的声音去改变。“改变没有武器。电视节目人不要忘记去改变,武器可能是你的时间。周而复始地去做一件事情可能会变得强大。”当信念变得强大的时候,他也发现这些改变正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就像最近法律条例里多了对未成年人的保护,这就让我觉得很快乐了,因为我发现,这个社会真的在进步,一切都在变好起来。

真要定义宋鹏是个怎样的人?大概可一个字就可以了:真。他会大胆说社会哪里还有不足,他会吐槽说生活还有什么不如意,他会真诚说自己还有什么太浅薄。但正如他所说“人应该怀揣着一个改变什么的理想。”正是当一个人知道生活有多么糟糕之后,才会想办法去改变,才会更珍惜看到的一点点进步。

  • 顶 0
  • 踩 0

版权所有: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未经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发布。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广播电视台:信息公开

网站及APP广告咨询:020-26188483 zyy@grtn.cn 广告刊例价(试行)

粤ICP备1407147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5119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