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医精诚》之二 谢志光:白手兴业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2016-12-24 22:13
[摘要]

编导手记

从2016年4月开始筹备到如今终于定档,想说的话很多很多:筹备时的信心满满、拍摄时的困难重重,成片时的欣喜若狂……真正下笔却只想让大家去认真的坐定,好好欣赏这集影片。是啊,这才是最终的目的,让更多的人走近“八大教授”,感受他们的思想,体会他们的命运。同时,也走近自己,审视或许很久未曾亲近的精神世界。

我想,所有编导在开始这套纪录片项目的时候,多少都带有一点“使命感”,在深入接触到主人公的史料之后,这种“使命感”更甚。所以不断地讨论、修改,以及推倒重来,就是想将他们更真实、完整地展现在观众面前,并且坚信,观众会与我们一样,有一种震颤般的感动。

关于这个分集的主人公——谢志光教授,我想分享几个影片中没有展现的细节。

一个是作为父亲的谢志光。谢超仁先生(谢志光大儿子)在回忆父亲时,曾讲过一个故事。他说,自己与母亲的关系并不太好,与父亲之间也没有寻常父子间的亲昵。但在讲述这个细节的时候,谢超仁却明显红了眼眶。那是在升读初中时,想要逃离与母亲关系的谢超仁决定离家住校,战战兢兢地他跟父亲表明自己的想法,父亲沉默良久后只说了一句:“出去也好!”

谢超仁说,后来随着年岁渐长,母子关系逐渐缓和,但对于当时十多岁的他来说,父亲的那句话给了很大的力量。那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支撑。对于儿子与妻子之间的关系,他没有粗暴介入,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对于正值青春期、性格执拗的儿子,他以自己的方式来爱护。

图为谢超仁

第二是作为医生的谢志光。立志从医的谢志光很小就出外求学,从故乡广东出发,先湖南,再北京,后又到美国求学。看似一马平川的人生其实也时时要面临艰难的抉择,尤其是在家国动荡的年代。当时,主攻放射学的谢志光在美国学习一年后便获得了院方的认可,被邀请留美发展。大家熟悉的剧情看似“理所应当”地发生了,怀揣着报国理想,谢志光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祖国。但真正深入了解下去,才能明白谢志光的不易。

图为谢志光进行教学

图为旧X光机

当时,国内放射学基础十分薄弱,很多先进的仪器根本没有,一旦回国,必然会耽误谢志光在放射学研究上的精进。更重要的是,当时的谢志光在美国已成家立室,因为决意回国而放弃的不止是事业,还有家庭(第一任妻子因此与他离婚)。

从家庭的角度,有人或许会责怪谢志光不是一个好丈夫,甚至有些薄情,但在他们这一辈知识分子心中,祖国就是比儿女情长、比一己之私重要得多,为祖国付出再多都无可厚非。我们此时回望历史只是感叹,而当时的谢志光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作出回国的决定?“义无反顾”、“心系祖国”哪是一个词语那么简单的?

图为谢志光和妻儿

第三是作为病人的谢志光。晚年患病之后,因为“文革”,谢志光在广州被批斗。在华南肿瘤医院的安排下,他被转送到北京才得以接受治疗。当时,他的小儿子因为工作原因被调到海南,父子二人远隔千里,靠书信往来。

其实,当时的谢志光病情已然危殆,虽得到治疗可始终没有被确诊病因。但在往来书信中,我看到,他从未对自己的处境有过任何的抱怨,倒是儿子偶有抱怨在边陲地区工作条件不好,谢志光也总是尽力鼓励和安慰。对于自己,谢志光是报喜不报忧的,“今天感觉好了很多”、“昨天吃了一碗饭,一个苹果”……一直到给儿子的最后一封信,他对自己的病情依然表现得十分乐观,只是字迹显然有些力不从心。人们常说,医生最能看淡生死,我想这话说得没错。但更可能是,他的乐观就是给同样处于困境中的儿子看的。

图为正在建设中的华南肿瘤医院(现为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

最后,是让当时采访的我一时哽咽的一个细节。谢超仁告诉我说,父亲谢志光在弥留之际,留在这世上最后的一句话是,“去跟那些医生和护士说,谢谢他们,谢谢他们照顾我。”这是一名医生所理解的医患关系,是同为医者对同行表达的理解和尊敬,也是对自身职业的坚定和信仰。

匆匆数笔,至此搁置。且不说我们本身制作水平的局限,要用一集25分钟的片子来表达一个人的一生,如何谋篇布局都只能是浮光掠影。片中所及,侧重谢志光在医学领域的业务精进,而名医之名,在医术,更在仁心!

编导:周会霞

编辑:曾小玲

  • 版权所有: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未经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发布。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广播电视台:信息公开

    网站及APP广告咨询:020-26188483 zyy@grtn.cn 广告刊例价(试行)

  • 粤ICP备1407147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5119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