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芳:漂亮是最没有用的事情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2016-09-30 19:50
[摘要]


第一眼见到阮芳真人,其实真的不敢认,生怕认错人,因为电视里的她和真人确实风格很不同。谁也不曾想《经视报告》和《今日一线》里“西装骨骨”的主持人阮芳就那样,热裤T恤衬白色圆沿帽地出现在你面前,那么清爽伶俐。

走下主播台的她似乎更加机灵聪颖,不时碌一碌眼珠子,那神态就像射雕里的黄蓉正打着鬼主意。

应该很多人说你长得漂亮吧?" “漂亮是最没有用的事情了。”

27岁的她活得很随性,别人评价她“外表甜美”,她却说“漂亮是最没有用的事情了。”

一个美女跟你讲漂亮没用的时候,无异于一个富豪跟你鼓吹贫穷自在。大概大部分人会觉得:这些人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晚会中场休息,阮芳在看台本

还没来得及质疑她的观点,阮芳就反问:“这有什么用呢?我能因为漂亮采访到很难的选题吗?”

她摇着头说,“太多比我漂亮的人了,而且每一年都有刚毕业的女孩,在电视台工作就是这样。”

刚进台就做主持人?”
“当时是一边主持,一边做采访。”
更喜欢主持还是更喜欢采访?”
“都喜欢, 采访是为了让我的主持更有底气。”

阮芳说她在主持这条路上走得算顺利,从小在学校里主持大大小小的活动,抱着尝试的心态却顺利考进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又通过了南方电视台的招聘,进台就做了老《拍案》的主持,这样的路听起来确实非常顺利。

路顺利,这不是最难得的,难得的是:阮芳是一个拎得清的人。刚进台不久,她就意识到漂亮并不是自己的价值所在。被夸漂亮,她觉得这已经成为了一种礼貌,就跟见面打招呼一样。在她眼中,个人能力才是个人价值中最重要的。

阮芳在外面采访

为了快速提升自己的业务水平,阮芳不仅做主持,还跟着节目组到各地采访。刚来广州的她,根本不认识去采访的地方叫什么名字,也不记得具体都在什么地区,但是她把案例内容都记得清清楚楚。

有一次,她去采访一个母女喝农药自杀的案子。那个案子是爸爸出去打工,妈妈带着三个女儿在偏远的村子里生活,父母吵架后,母女四人喝农药身亡。

那是她人生第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那么地近。当时人已经被带走了,但是因为地方实在是太偏远了,也没人去收拾,案发现场保留得特别完整,通风又不好,一推开门有一股很浓的农药味,多方面的感官刺激让她至今难忘。

她说,“我就闻过那一次农药的味道,但我到现在都还记得农药是什么味。”她眉头微蹙的样子,好像说到农药味就闻到了一样。你完全可以想象这些采访对于刚走出象牙塔,还只是小女生的她来说是多大的挑战。

阮芳主持《拍案》

问她怕不怕,她倒是一点没犹豫,很笃定地说:“当场绝对不会怕,当下要怕的话是做不了采访的,没人能代替你去完成(采访)。”问到这样的问题,似乎让她一次性回想起了过去大大小小的采访经历,她又说道,“其实有时候也会后怕。”

有一次,她采访回来为了赶稿子,穿出去采访的运动鞋隔了好几天才有空去洗,冲水的时候发现鞋底是有血的,她说,那个时候会后怕。

采访很苦,但采访是阮芳快速积累经验的独家法宝。她说,“他们(采访对象)用他们的经历让我快速地成长。”

阮芳在岭南书香节上

关于成长哲学,阮芳也很有自己的一套。她说,“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必须我经历我才能吸取到经验、我才能成长的话,那太慢了。到现在为止,那我也只是(大学毕业后)在电视台工作5年而已。我能有多复杂的经历?其实就是采访的东西补充了我。”补充的前提当然是接纳,接纳背后,是阮芳一以贯之的对成长的渴望。

“你曾说时间走得太快了,会有不淡定的感觉吗?”

“并没有不淡定,我是到现在还希望长大的人。”

“很多人到了二十七八岁就害怕长大了,为什么你却希望长大?”

“除了年轻和漂亮之外,年纪的增长就是优势。”

“对你来说这个优势大过年轻漂亮?”

“我既然能把这一个点(年轻漂亮)不那么看重的话,长大就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

“如果到了50岁再来问你,你还愿意成长吗?”

“如果我的成长能让我有收获,我愿意,我不怕改变。”

快奔三会让你有危机感吗?" “不会,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行了。

我不会让自己觉得, 我不幸福(所以)我要逆反。”

阮芳确实是个不怕改变的人。去年,她的工作需要涉及拍片子,她就研究拍片子的方法,一直沉浸在拍片子的各种想法当中,甚至到达一种痴狂状态。业内的朋友吐槽说,和阮芳一起吃饭或者喝下午茶的时候,她依然在聊镜头、聊画面、聊光影效果。

她从来不是闭门造车的人,想要接触更多的新鲜事物,跟行业相关或者不相关都可以,她想把自己的维度变得更大。

刚来广州那会儿,阮芳非常不适应。她说,“广州生活节奏很慢,不是对于工作而言,而是整个城市的风格是慢下来的,是那种内在的慢。”

“在路上等红绿灯,红灯转绿灯的时候那个车踏油门都是慢悠悠的,我觉得在北京一脚(油门)就出去了,大家都赶时间。”

后来阮芳渐渐发现,当工作节奏很快,生活节奏很慢的时候,人就能够放松下来,才能为更高效的工作作准备。她说,只要学会切换镜头就好。

如今,阮芳已经在广州待到第五个年头。在广州从容生活这件事于她而言早已得心应手。那她生活的下一阶段是步入婚姻?

“身边的人开始组织家庭,会让你有危机感吗?”

“我觉得不会,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行了。我大学同学现在已经是2个孩子的妈妈了。”

“那节奏跟你很不一样?”

“对啊 ,所以要看你想要什么。”

“有想过早点结婚生孩吗?”

“(摇头)闺蜜们都有结婚生小孩的,我觉得以后等我经历那个阶段她们就可以教我经验啊。可能还是跟自己的节奏有关。”

“你对自己的节奏很清醒?”

“也不是说很清醒,但是我会在环境里调整自己。我不会让自己觉得,我不幸福(所以)我要逆反。”

谁规定应该在哪个阶段步入婚姻?阮芳说:“孤独是一个很自我的感受,当你没有把你的时间规划好你当然会孤独。”幸福也应该是这样。当你以别人的生活作为参照,你当然不幸福;当你以自己的生活作为标准,规划好自己的一切,你当然不会觉得自己不幸福。

会不会有人说你没必要这么折腾?”
“每个人做任何事情 首先最大的初衷就先愉悦自己。”

放假的时候,阮芳会选择在家里看看电影或者偶尔做做饭慰劳一下自己。

在阮芳的微博上看到这些她亲手DIY的美食图片,感觉她应该是个很爱做菜也很擅长做菜的人,没想到一问,她居然一点不装腔作势地回答:“不,我不会做饭的,我就是喜欢摆盘而已。”

她摇着头,像在说自己的小秘密,稍带怯意而又非常爽朗地说,“其实我没有学会做菜,但是我很有兴趣,我的兴趣在于把它弄得很好看,就很好玩。你说我做的东西很好吃吧?没有。”

十分钟就能吃完的面包,她可以摆盘摆2个小时。

“会不会有人说你没必要这么折腾...”话音刚落,阮芳马上摇头否定,“我觉得心情很好。我不会勉强自己每天都这么做,一旦这么做我就会拍照记录。”

从准备到吃,过程很好玩很放松。她说,“每个人做任何事情首先最大的初衷就先愉悦自己。”

她兴奋地讲着摆盘这个兴趣,“你不要想着吃十分钟的面包之前要做那么多的事情,这样核算时间成本,肯定是不符合的;但如果你想,我前面可以很开心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会很开心。”

10分钟的开心=2小时的忙活,值得吗?或许每个人心里都有把秤去衡量,但阮芳并不在意其他人怎么看,就像她说的,纯粹就是为了取悦自己,在连轴转的工作生活中,“能取悦自己”这难道还不够重要吗?

《欢乐颂》里曲筱绡对自己的生活看似漫不经心,但实则心中有数,因为她拎得清。阮芳也是。

她说采访和主持都很喜欢,但是采访的初衷是让自己的主持更有底气;

她说要拓展自己的维度,就一直积极接触新鲜事物,请各专业的朋友开专业书单;

她想要哄自己开心了,就不计时间成本把食物摆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她知道身边的朋友都快她一步走进家庭,但她对婚姻从来从容淡定。

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里,大家都忙着为自己发声,忙着表现自己,大家都遗忘了自己的步调,遗忘了取悦自己;但阮芳一直清醒地记得。工作五年后的阮芳业已学会哄自己开心。或许这是每一个进入社会后的年轻人都会经历的成长吧。



  • 版权所有: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内容,未经广东网络广播电视台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发布。

    联系地址: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北路686号广东广播电视台

    广东广播电视台:信息公开

    网站及APP广告咨询:020-26188483 zyy@grtn.cn 广告刊例价(试行)

  • 粤ICP备1407147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905119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367号